你的位置:马洋琪 > 马洋琪 >

吉媒记者:延边走到今天不是意外 庆幸为他做过事

  从2015年签约之后,延边富德的大小股东就出资这件事上都在违约,现在走到这一步也不算是意外。此时非要再分清孰是孰非,意义已经不大了。

  文章来源:新文化报

  2005年的冬天,我开始投身报道延边足球,至今已有14年。当我知道球队无法继续生存的那一刻,心中满是痛苦,辗转反侧直到凌晨才勉强睡去。实话实说,报道延边足球不仅仅是份脑力工作,更是个体力活,14年间,我辗转延吉和长春无数次,不久前延边通了高铁,我为之欢呼雀跃,心想再也不用花上10多个小时去延吉了,哪知这份快乐转瞬即逝。

  而前天我也听说,因为确定无缘中甲后,一夜之间,现任富德俱乐部总经理的于长龙已经找不到一根黑发了!

  2009年《新文化报》组织“唱响长春”,挑战最长连续不间断唱卡拉OK的世界纪录,我是现场工作人员,完全处于黑白颠倒的状态。其间正在打盹的我,接到了一位叫崔玉龙的长春球迷的电话。他看了我当时写的一篇报道,谈到延边足球因缺钱更换不起传真机,他请求为延边队捐款。崔玉龙说:“像我这个年纪的球迷,都是延边足球培养起来的!”事实上,当时我也参与了这个捐款,最终大家真的为延边俱乐部购置了一台新的传真机。无法想象球迷崔玉龙此时的心情如何。

  新文化报·ZAKER吉林记者 陈涛

延边解散 延边解散

  一切都结束了。最近两个多月,我始终关注着延边富德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。即使是在23日深夜,知晓了已经无力回天的消息之后,我也期待着足协官员李立鹏能带来“尚方宝剑”,拯救延边足球于水火。可是,任何力量在金元面前都是渺小的。不是两块四,也不是两万四,而是2.4亿元。面对这样一笔高额税款,谁都难以承担。

  延边富德俱乐部退出后,我将形同“失业”。我与延边足球的感情是深厚的。2013年我挖掘了一段历史,1965年吉林省足球队,也就是延边队的前身,当年以1964年乙级联赛亚军的身份获得了甲级联赛的冠军。那段历史到底是怎么回事,当时的吉林队到底有多厉害,当时的队员有怎样的经历?我不辞辛劳奔走采访,查阅资料,最大程度给予还原。2015年初,在最紧要关头,是我的报道为延足最终重返中甲加上厚重的砝码。次日,时任延边州体育局局长的于长龙还打来打电话表示感谢。